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现代电力市场体系建设的关键一步

来源:www.91gps.cn 点击:834
?

原始标题:构建现代电力市场体系的关键一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建设现代经济体制是跨越国界的迫切要求,是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为了实现这一新要求,有必要全面深化价格改革,形成主要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价格主管部门为推动价格市场改革做出了巨大努力,包括大幅度缩小政府定价范围,基本建立了以“许可成本+合理收入”为中心的科学定价体系。完善市场监管和反垄断机制,在激发市场活力,增强发展势头,确保民生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电力领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发布了《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将当前的基准上网电价机制更改为“基准价格+上下浮动”市场化机制,进一步确立了决定性因素。市场在电力资源分配中的作用。这是建设现代电力经济体系的关键一步。

I。反映成本效率的健全而灵活的定价机制

近年来,中共中央,国务院“九号文件”和“二十八号文件”的决策和部署工作,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按照``控制中间,放开两端''的总体思路,继续深化电价。市场化改革取得了许多积极进展。目前,输配电价格改革已全面覆盖。基于“成本加收益”定价方法和激励监督机制,初步建立了输配价格监督制度。电力市场建设如火如荼,国家和地方电力交易中心相继建立。大量的电力公司应运而生,电力市场的交易规模正在扩大。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的大约50%是通过市场交易形成的,现货市场已经开始建立。随着电力市场改革的不断深入,适应形势的发展是必然的要求,即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机制改革,灵活调整价格动态,体现质量和效益。效率,并科学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

一种是使价格灵活和动态。自2004年以来,国家发改委逐步建立了燃煤发电基准上网电价与燃煤价格联动机制,在规范政府定价行为,优化电力行业投资,提高发电效率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电力公司的效率,促进上下游产业健康发展。影响。但是,随着新一轮电力改革的推进和电力交易市场的改善,燃煤基准燃料价格的调整难以随市场的变化而及时,动态地调整。很难灵活地反映电力市场供求的变化,从而限制了以市场为导向的电力交易。这样的完成不利于电力资源的最佳分配。必须将燃煤发电的上网电价推向市场,形成以市场为导向的动态调整价格机制。

第二是使价格反映质量效率。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电力行业的生产技术不断提高,各种能源的生产成本,包括所产生的外部成本,已大大降低。例如,上海外高桥第三发电厂的发电机组通过在改进国外技术设备的基础上进行技术研发和创新,成功地将供电的煤炭消耗降低到了276 g/kWh,成为了效率基准和煤炭。全球燃煤电厂的电力。节能减排的先驱。但是,调整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并不能反映技术进步,节能减排的因素。电价在一定程度上仍然相对较高。反映出在电价运行期间仍有一些效率低下的机组可以满负荷运行。即使高效机组的电厂处于闲置状态,也不能多次发生,并且有一种情况,即火电公司一直将使用小时数和电源的煤炭消耗量用于“上下翻转”。简而言之,燃煤基准的上网电价无法消除低效率机组的作用,这不利于电力行业的整体效率。迫切需要使价格机制充分反映发电的质量和效率。

第三是使价格科学反映成本。根据中国的光伏,风能和核能等新能源补贴机制,上网电价是根据当地燃煤发电的上网电价和补贴强度确定的。换句话说,新能源的上网电价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燃煤发电上网电价的影响。在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扭曲的情况下,新能源电价的偏差可能更大,新能源的发电成本无法真实反映。有必要恢复电力商品的属性并科学反映电力的全部成本。

第二,促进电力市场系统中资源的高效有序配置

改革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要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方向,以期构建能有效反映电力供需变化的电价形成机制。与市场化交易机制有机结合,充分放开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打下坚实的基础。核心措施包括:一是将现行燃煤发电基准价格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市场化价格机制。基准价格是根据当前各地燃煤发电上网价格确定的,浮动幅度不超过浮动幅度。 10%原则上不超过15%。第二,目前以基准上网电价运行的燃煤发电具有市场交易条件。特定的上网价格由市场参与者通过基于市场的双边谈判或市场上的集中招标(包括上市交易)确定。它是在“上下浮动”范围内形成的,主要由中长期合同(例如年度合同)确定;没有市场交易条件或不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用户的用电量仍按基准价格执行。第三,燃煤发电中居民和农业用户的用电量仍按基准价格执行。第四,按照市场交易规则形成上网电价的燃煤发电将继续按照当前的市场规则实施。第五,改革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后,现行燃煤电价联动机制将不再实施。 《指导意见》还提出了相应的配套改革措施和保障措施,以确保改革的顺利进行。这项改革将进一步释放电价的市场化改革红利,这将有助于加速建立市场在电力资源分配中的决定性作用,并恢复电力商品的属性。

其中之一是加速改善电力市场。电力基准价格将转变为“基准价格+上下价格”,电力价格可以更充分地反映市场供求变化,并科学地反映实际成本。这将打破现行价格机制带来的市场进入壁垒,鼓励更多的市场参与者参与市场竞争,促进市场交易的进一步扩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加快电力市场建设的完成。

第二是促进库存资源的振兴。改革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后,技术进步带来的效率提高将体现在电价中。此时,不同类型的单元(新旧单元,高效率或低效率单元)可以通过公平竞争发电。成本公司选择由于利润率或亏损的减少而停止生产,将发电权以各种交易的形式转移给高效率,低成本的企业,低效率单位逐渐退出市场,从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全面提高发电效率。 《指导意见》在配套改革措施中,建议完善辅助服务价格形成机制,以补偿燃煤发电的合理成本。对于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严重不足的省份,可以建立容量补偿机制,逐步减少利用小时数和用煤量。现象,促进了股票资源的振兴。

三是加速能源结构调整。我国电力生产结构长期以火电为主。针对电力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负外部性,现行价格机制未能有效将燃煤发电造成的外部环境成本内部化。2017年,火电平均上网电价为371.65元每千千瓦时,同期核电、风电、太阳能的电价水平较高,分别为402.95、562.3和939.9元每千千瓦时,新能源竞价上网缺乏成本优势。 《指导意见》 明确提出,基准价中包含脱硫、脱硝和除尘电价,现行超低排放电价政策继续执行,这将使得电价水平真实反映燃煤发电成本、供需状况以及外部成本,确保新能源发电和火电之间的公平竞争,促进能源结构调整,进一步释放节能减排红利。

四是促进政府资源再配置。 《指导意见》 通过对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进行改革,为全面有序放开竞争性环节电力价格奠定了坚实基础。当市场可以在竞争领域充分发挥决定性作用时,政府便能够更好地将有限资源利用在自然垄断监管、成本监审等方面,提高运行效率,实现政府职能资源的再配置。

三、确保改革平稳落地、取得实效

燃煤发电是基础性电源,燃煤发电价格在整个电价体系中也处于基础性地位。深化燃煤发电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有利于加快确立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形成能够有效反映电力供求变化的价格机制,促进煤电行业结构调整、功能转型,实现有序健康发展。

但同时,在改革过程中,也将面临交叉补贴妥善处理、普遍服务稳步推进、环境气候政策协调以及政府职能转变等一些问题,需要在细化实化改革方案、推进改革具体实施中,进一步加强研究,完善普遍服务机制、优化脱硫脱硝价格政策、强化降成本与环境之间的平衡与协调、加强政策解读和宣传引导等,妥善解决好改革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确保改革平稳落地、取得实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新业)

(责任编辑:DF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