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外资增配人民币资产正当其时

来源:www.91gps.cn 点击:1900
?

21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于7.07,较9月初的低点反弹了1100多点。尽管断言汇率逆转还为时过早,但人民币汇率的短期反弹变得更加集中,而贬值的风险显然正在趋于收敛。由于预期折旧将有所改善,外部数据将加速人民币资产的布局。

风险和收益是影响投资决策以及国家资产投资的两个重要因素。自2014年人民币长期单边升值结束以来,汇率风险已成为外国投资者在配置人民币资产时必须考虑的问题之一,甚至是相当关键的问题。

这在海外机构投资中国债券的过程中也很明显。例如,在2015年“ 811”汇率改革之后,人民币阶段减弱,外国机构在2015年和2016年投资中国债券的规模并不大。例如,在2019年8月,汇率为“破7”。海外机构持有的中国债券的净增加额从上月的612亿元人民币减少至119亿元人民币。 9月,人民币汇率恢复了双向波动,外国净机构增加了持有量。规模迅速反弹至886亿元。

自9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触底,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出现了波动性反弹。 10月21日,人民币即期汇率收于7.0678元,较9月初的低点回升了1100多点。目前,这种反弹水平不足以定义趋势逆转,基本情况不能支持人民币的快速回升。但是,在某些方面,不能排除汇率周期性反弹的可能性。

人民币汇率反弹的动能正在积累。从边际变化的角度来看,首先,全球贸易环境发生了一些积极的变化,而贸易环境的反复变化在过去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第二,经济基本面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 9月份的经济和金融数据显示出改善的迹象。宏观逆周期调整得到加强,各方对保持经济稳定运行的信心增强。最后,美元因素发生了一些积极的变化。美元今年的表现超出了预期,这给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带来了很大压力。今年美元走强的主要原因有三点:第一,在主要经济体中,美国经济增长势头比较明显。其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放松进程相对缓慢,美国利率水平在主要发达经济体中仍具有优势。环境变化叠加了驱使对冲基金分配美元资产的地缘政治因素。目前,美元强势的基础正在动摇:美国经济疲软的迹象在增加,欧美之间的经济差异正在缩小;美联储在降息后重启资产购买,放松的步伐逐渐加快。英国的英国退欧即将结束,欧洲货币反弹。大美元指数调整压力。近来,美元指数继续快速下跌,最高点更加明显,未来走弱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也许需要巩固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基础,但是贬值风险已经明显趋于一致,从而减轻了外国对人民币资产投资的担忧。九月份,外国对中国债券的投资增加就是证据。

进一步看,目前的外资人民币资产正在逐步呈现“时间,地点和人员”的状况。人民币资产的估值较低。以债券为例,人民币债券的利率正在放缓,使中外利差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外资吸引力也很高。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风险正在趋同,中间价,在岸价格和到岸价的“三价趋同”表明,汇率有望稳定,从而使外国资本更加放心;中国资本市场有序扩张,政策环境,市场环境和基础设施不断改善,政策红利不断释放,外国投资充分友好。

应该指出的是,无论是风险,收入还是政策环境,现在对外国投资者增加其持有的人民币资产都是有利的。未来,外资对人民币债券和A股的投资强度有望继续提高。